香飘飘拟低价授予69名核心员工激励股票,副总经理却请辞……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10-10 00:31

香飘飘拟低价授予69名核心员工激励股票,副总经理却请辞……

2018-10-09 20:37来源:国际金融报技术/公司/加多宝

原标题:香飘飘拟低价授予69名核心员工激励股票,副总经理却请辞……

随着10月8日晚间一份长达26页的2018年限制性股票激励计划方案的出炉,香飘飘 “稳定军心”的重头戏也随之拉开序幕。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10月8日晚间,香飘飘发布限制性股票激励计划。

该激励计划拟授予的限制性股票数量为967万股,占本激励计划草案公告时公司股本总额4.0001亿股的4.92%,涉及的标的股票种类为人民币A股普通股。而该激励计划授予的激励对象共计69人,包括公司公告本激励计划时符合公司任职资格的董事、高级管理人员、核心管理人员、核心技术(业务)人员。

对于香飘飘这一举动,香颂资本董事沈萌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香飘飘IPO后业绩后劲不足,且原本上市时就遇到产品单一、广告投入大的质疑,因此需要加强投资者信心、需要捆绑住核心团队,所以制定了员工激励计划。”

1

激励计划方案出炉

这份最新的公告显示,该激励计划首次授予激励对象的限制性股票授予价格为7.85元/股,即满足授予条件后,激励对象可以每股7.85元的价格购买公司向激励对象增发的公司限制性股票。

值得一提的是,10月9日香飘飘的收盘价为15.59元,这意味着激励对象获得的激励股票相当于现时股票价格的一半。

对于此次制定2018年限制性股票激励计划的原因,香飘飘方面解释为主要是吸引和留住优秀人才,充分调动公司核心骨干人员的积极性,有效地将股东利益、公司利益和核心团队个人利益结合在一起,使各方共同关注公司的长远发展。

然而对于这一举动,外界则解读为在惨淡的年中业绩之后,香飘飘试图在“稳定军心”。

公开资料显示,苦等6年,三度闯关的香飘飘终于在2017年11月30日插上了资本的翅膀,成为“奶茶第一股”。然而上市之后的首份年中报让人大跌眼镜。

根据8月16日香飘飘公布的半年报显示, 2018年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8.70亿元,同比增长55.38%,但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5458.6万元,同比下降78.92%,营业成本6.01亿元,同比增加61.43%,其中销售费用3.17亿元,同比增长54.68%,广告费用为1.14亿元,较2017年同期增长约78%

对于近年来香飘飘的广告费用一直高居不下,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香飘飘作为一个传统的企业,走传统的营销模式的话,广告营销是必不可少的组成部分,但是这只能在短时间内起作用,不是作为长期的发展战略,香飘飘还要在自身产品上下功夫。

同时,香飘飘业绩公布次日触发股票跌停,市值距股价最高点时蒸发63.36亿元。

2

解禁条件较苛刻

记者发现,虽然香飘飘这次激励计划授予激励对象每一股限制性股票价格较香飘飘现时股票价格还是有很大空间,但这并不意味着存在巨大的套利空间,因为激励对象所获的限制性股票有着近乎苛刻的解禁条件。

公告显示,自激励对象获授限制性股票之日起12个月,为限制性股票禁售期。禁售期内,激励对象通过本计划所持有的限制性股票将被锁定,且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让、不得用于担保或偿还债务。

但更重要的是,香飘飘还为激励计划参与者设定的解除限售的业绩条件包括个人业绩和公司业绩条件。

公告显示,香飘飘2018年利润增长率不低于10%。如果未满足上述业绩考核目标,激励对象的股票不得解除限售。

此外,香飘飘还设定了2018-2021年度营业收入增长率分别不低于20%、50%、80%、115%,净利润增长率分别不低于10%、35%、75%、115%的业绩考核目标,而这两项指标相比2017年度均实现大幅增长。

香飘飘方面表示,如果未满足上述业绩考核目标的,所有激励对象对应考核当年可解除限售的限制性股票均不得解除限售,由公司回购注销,回购价格为授予价格加上银行同期定期存款利息之和。

3

副总经理请辞

值得一提的是,在披露2018年限制性股票激励计划的同日,香飘飘的另一则公告引起了广泛关注。

10月8日晚间,香飘飘发布关于高级管理人员辞职的公告。公告称,公司副总经理夏楠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公司副总经理职务,且不再担任公司任何职务,夏楠的辞职报告自送达公司董事会之日起生效。

值得一提的是,记者查阅香飘飘9月28日披露的2018年限制性股票激励计划激励对象名单,并未发现夏楠的名字,而同为副总经理的蔡建峰却赫然在列。

对于夏楠为何未在名单之列等相关问题,记者第一时间联系香飘飘方面。香飘飘证券部相关负责人在回复《国际金融报》记者邮件中并未明确说明缘由,仅表示公司已明确了激励对象必须在公司授予限制性股票时和本激励计划的考核期内与公司或其子公司具有聘用或劳动关系。如夏楠未辞职,香飘飘将根据相关规定,结合公司实际情况而确定是否授予其为激励对象。

对于夏楠的离职是否与此次激励计划有关不得而知,但这距离其上任香飘飘副总经理仅短短百天光景。

公开资料显示,夏楠于2018年6月27日出任香飘飘副总经理一职,而在此之前其曾任加多宝集团高管。

对于上任不足百天就辞职的具体原因,沈萌认为,夏楠作为职业经理人,当初加盟香飘飘主要是看重其在饮料市场的经验,但是香飘飘与加多宝无论是在产品类型还是公司治理等方面还是有较大的差异。

事实上,这并不是第一位原加多宝的高管就职香飘飘后选择离开。早在3个月前,2018年7月香飘飘营销负责人卢义富提交辞职申请,而这距离其加入香飘飘仅一年时间,在加入香飘飘之前卢义富在加多宝工作长达十余年。

对于卢义富离开的原因,香飘飘当初称未做过多解释。据了解,在卢义富进入香飘飘后,曾供职于加多宝的多名员工也相继转至香飘飘旗下。因此有相关业内人士推测,随着卢义富的离开,原加多宝的员工可能会陆续离开香飘飘。

见习记者 马云飞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